骨瘦如柴的反义词
混乱邪恶
cp观不定,人和文风差别甚大
热爱口出狂言,兴趣是说骚话
56
innerbtn 25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幕间·上)

到这章试阅就结束了

之后就是薛定谔的场贩…………

再次感谢大家捧场了

我!超!想!看!蟹!女!装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玄奘并未细说给银燕的那串佛珠是拿来做什么的,只叫他贴身带着别丢了,以后有的是用处。银燕生性耿直,本还不好意思收下,但眼看其转手就掏出个新的戴在手上,便立马现学现用地求得了此刻的“心安理得”。

银燕虽说是自己想要去找烛九阴,却仍然少不了玄奘的帮忙,好在眼下这个元邪皇风头正盛,哪里天翻地覆哪里便有他,于是佛者轻轻松松地就找到了其位置,将雪山银燕带到那附近,自己便悠悠然地回转了。

按照话本里通常描述的,此等重逢场景应是春和景明...

innerbtn 25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死有·其四)

试阅快结束了。感谢大家的捧场了。

希望我不要窗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总还是要过去的,在雪山银燕直直地站了一宿后,终于又有人重新造访了这片地方。

来者当是与此地颇有渊源,瞧着眼前这副破败模样,还极为可惜似的感叹道:

“哎,我的小庙就这样没啦!”

仿佛是在回应那人一般,四周忽而落寞地刮起了一阵风,初日的光亮洒了一星半点在他浅金色的袈裟上,原住持玄奘大师便再度晃晃悠悠地飘了下来。

银燕低着头,约是扎进了他自己给自己设的死胡同里,嘴唇都被咬得破了好几道口子,细小的伤口中一直在渗血珠,也不知道他到底疼不疼。

“是叫银燕吗?”

玄奘毫不忌...

innerbtn 29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死有·其三)

没错最后那个是告白

注意因为是【年轻时候的蟹】和【不是出生在史家的牛】所以可能反应会和原剧有点出入,【这就叫ooc吧!

不过牛其实还是史家的【我卖个关子

我真对自己的赶稿力没有信心……所以还是薛定谔的场贩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雪山银燕似乎只能从单纯的血债血还这一方面找到内中的联系,但他仍旧没从烛九阴所言“杀光”那两字的震愕中回过神来,此份撼天动地的话于他过分遥远了,以致于一时间竟抓不住实感,只问出个同他最为息息相关的问题来:

“可是这样的话,”银燕满脸的不可置信,“谁来评定是非呢?”

也就是近几十年的事情,迦楼罗借着以百年累积下来...

innerbtn 31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死有·其二)

cp摊位过了!

我也要加油了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都什么和什么?

银燕满腔的郁塞被烛九阴这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浇了个懵,一肚子的气话被疑惑堵在喉咙口,嘴里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思绪如同被绊了一跤,便下意识地重复起前句话来,又说了一遍:“你不要吓我。”

烛九阴仍是没有回应。

他以双手抵额,低垂着头,坐在火堆旁一动不动。

一时间,银燕几乎听不见眼前这魔的呼吸声,烛九阴的魂仿若同他的身体分开了,飘飘然地悬在看不见的地方,正在做一场独有他自己能知晓的争斗。

所幸这离魂状态只有几息,魔者突然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魂魄连着眼里的神采一同返到地上...

innerbtn 27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死有·其一)

休息了一个礼拜真是抱歉……

这边身体出了点问题加上三次的事情

所以能不能赶得及cp就是一个薛定谔的问题了。

总之我努力一把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后面已经没人了吧。”

烛九阴独自走在前头,突然间发了一句问。

旁边树丛里悉悉索索地响了一会儿,随后露了半截鬓发出来,银燕的声音跟着响起:“应该是甩开了。”

自那日他俩相遇到今日为止,已经过了有将近三天了。烛九阴本着他答应银燕的“不杀人”原则,硬生生击退了好几波的围攻,然而毕竟手下留了情,行进的速度也被拖慢了些,直至方才才彻彻底底地甩开了那些追兵。

玄奘交代的事项烛九阴也与银燕说了,个...

innerbtn 33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本有·其四)

日更!

来几个喊666的!

本有系列结束了,下一篇开始就是死有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话说回银燕这边,玄奘那唬人的戏法果然不曾伤及他们分毫,半天下来的闹剧也总算是以虚惊一场告终。二魔一人平平安安地出现在了离镇子百里开外的林地里,树叶娑娑地响,草木间倒是有了风,一一抚过烛九阴还僵在空中的手。

“你经常杀人吗?”

雪山银燕声音闷闷的,似乎是有一肚子的不快,却又苦于不擅言辞,翻来覆去也只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。

自来人世起,烛九阴的手上确实交代了不少人命,纵然往往事出有因,可就结果而言,他的确正如银燕所言。照理来说,烛九阴是一族之长、一界之王,多少性...

innerbtn 28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本有·其三)

新登场一个半原创人物……

写作玄奘,读作大忽悠

大家就不要随便带入原作了,因为真的是瞎写的……

下下章开始后差不多就要超展开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人族大概自洪荒伊始便惧怕着黑暗,凶兽毒害将其与死亡牢牢地牵在了一起,连同千百年来对生的迷恋,悬在了每个人的心头。

而魔族却不同,他们仿佛生来就该在夜里活动,银阙冷照,三千星河落诸大地,伊取两瓢化作骨血,于是乎森森寒意便从眼里淌了出来,和着奈落的土,揉出一层苍白的皮,薄薄地裹着里头那些叫人胆战心惊的东西。

烛九阴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,从黑夜中端着满满的杀伐气走出来的。

此处毕竟是个小地方,哪...

innerbtn 31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本有·其二)

这篇大多是设定……以及这个蟹是青蟹!

终于回归正常字数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顿饭对银燕来说,吃得实在稀疏平常,他俩毕竟是萍水相逢,哪里又有那么多故事可以深究呢?不过,其较之于烛九阴而言,大约就非是件能一概而论的事情了。

他原本在茶馆并不想真的暴露自己,虽说明眼人也能猜得七七八八,但到底仍是流于暗处交锋,谁知中途竟插进一只不知底细的雪山银燕,令得双方都有些束手无策。

彼时烛九阴还当来了个狠角色,正准备见招拆招,后来发现这位狠角色倒也着实厉害,师从“耿直”、以“善良”为宗,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将烛九阴打得是甘拜下风。

一直到出了酒家的...

innerbtn 40

【蟹牛】僧娑洛 - (本有·其一)

不要太在意设定……那都是我瞎编的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说是客栈,其实故事发生的时候,此处不过只是爿茶馆。

那是远比现在还要早的时候,早到妖魔仍在这世上横行霸道,早到人神尚能可坐下共商大计。

年初来了一场倒春寒,已然远走的冬天竟杀了个回马枪,大雪将那刚露了半面的桃杏砸得不省花事,连带着街上的行商走卒都蔫了大半截,恨不得同那不知名的罪魁祸首拼个你死我活。

茶馆的店小二与数百年后的那位同样机灵,大约两人是有着点血缘关系的,他扯着快僵硬的笑脸奔来跑去,手脚上却是半分差错都没有。

目下乃一日中的闲时,茶馆被人塞得满满当当,唯独靠着墙角边还有个...